邮箱
 

 
澳门博彩官网 > 媒体聚焦  

满满的震撼!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开展


  2017-12-06 11:15:00  来源:现代快报  

 

  95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:这场判决的结果告慰了遇害亲人

      大屠杀幸存者王长发(左)和王义隆老人受邀参观展览

      留言墙被观众贴满了

    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开展

    95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:这场判决的结果告慰了遇害亲人 

    法庭上,11国代表法官、检察官一脸严肃,他们的对面,中国代表团的检察官、证人们和日本甲级战犯们隔空对视……

    昨天,由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、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、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指导,现代快报·ZAKER南京、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、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、南京市教育局、南京市文广新局、南京图书馆、金陵美术馆主办的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南京巡展活动,在金陵美术馆开幕。走进开幕大厅,让人有一种穿越到71年前《东京审判》现场的感觉,震撼又肃穆。

    展览一开幕就吸引了众多观众,今年95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长发、王义隆老人也来到了现场。现代快报·ZAKER南京对画展进行了现场直播。

    实习生 蒋雪蕾 陈心如 见习记者 韩雨霁 耿朴凡 现代快报/ZAKER南京记者 鹿伟 徐红艳 张瑜 胡玉梅/文 马晶晶 顾炜/摄

    两位95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来观展

    揭幕仪式现场,来了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他们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长发、王义隆。巧的是,两位老人今年都是95岁。两位老人的到来赢得了全场的尊敬,两位中学生给他们送上鲜花。

    “日本人还没进城之前,就用飞机来轰炸。”忆及那段历史,王长发老人仍心有余悸。那时,他和家人躲进位于大方巷的难民区。“我们不敢走出去,因为日军占领南京后,满大街地杀人,特别是年轻人死得多。”而对于老人来说,最心痛的事莫过于大哥王长富遇害。

    王长发回忆,当时自己和大哥、二姐偷偷跑出避难所。刚走到太平南路,就遇到了日军。为了掩护弟弟、妹妹逃跑,王长富不幸被日军抓走,而王长发也和二姐被抓到日本军营做苦工,三四天后才得以回家。“二姐回来后老是哭,问她后才知她被日本兵强奸了……”而被抓走的大哥,一直不见踪影。后来知情人说,大哥与一批年轻人被日军抓走后,押到江边遭机枪扫射,全部遇难。“大哥那时还不到20岁,他的遇害是全家人永远的痛。”

    提起当年那段历史,王义隆老人指了指头上的一道疤痕。他们一家人当年住在建邺路。“当时我们去莫愁路买米,日本人以为我们要抢米,在人群中挥刀乱砍,我头上便挨了一刀……”

    “日本人进城那天,我亲眼看到6人一排的日本兵从中华门往中山东路走。”进城之后的日军,到处杀人放火。动乱中,王义隆老人的表妹不幸被日军糟蹋,行动不便的外公被日本兵放火烧死。

    “太震撼了,正义必胜!”看到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时,两位老人说。“东京审判,我们是知道的。虽然当时我们未能到现场,但是一直都通过报纸、照片关注这段历史。”王长发老人说,他知道油画上的中国法官梅汝璈、中国检察官向哲濬,他们为给日本定罪做了大量工作,最终让日本战犯接受历史的制裁。

    “东京审判以及南京审判对日本战犯的定罪,告慰了遇害的亲人,以及许多在战争中死去的人。”王义隆老人希望年轻人都能来看看这个展览,记住这段历史,珍惜今天的和平生活。

    震撼 用艺术形式揭露日本侵略的历史真相

    3日下午,中共南京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曹路宝,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总经理、现代快报社社长周斌,南京图书馆党委书记、副馆长韩显红,南京市文明办主任、市委外宣办主任彭振刚,南京市文广新局局长刁仁昌,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夏莹,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刘佩英,南京市文广新局巡视员顾小荣,现代快报社总编辑赵磊,金陵美术馆馆长刘春杰,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吴先斌,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,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主创、著名画家李斌等,出席了揭幕仪式。在大家的共同见证下,巨幅油画《东京审判》揭开帷幕。

    “哇!震撼!”当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被揭开幕布,现场观众都睁大了眼睛,细细地观看起来。只见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占据了金陵美术馆整个开幕大厅,其中,长28米的对华侵略、对华暴行庭审部分,占据了开幕大厅一整面墙,而长8米的11国代表法官、检察官部分,则占据了另一部分。

    《东京审判》的巨幅油画,用艺术的语言,揭露了日本侵略者令人发指的暴行,再现了正义战胜邪恶的史实。

    南京市文明办主任、市委外宣办主任彭振刚表示,80年前,侵华日军在南京以及附近地区,进行长达六周有组织、有计划、有预谋的大屠杀和奸淫、放火、抢劫等暴行,遇难同胞超过了30万人。中国人民经过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,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,也宣告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完全胜利。“今天,我们在这里启动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巡展活动,是在用艺术的形式表示国际社会已经公认的史实,揭露日本侵略的历史真相。让我们共同铭记,历史所启示的伟大真理,正义必胜!和平必胜!人民必胜!”

    现代快报总编辑赵磊表示,80年前,在南京发生的暴行,并不仅仅是这座城的悲剧,也是整个世界的悲剧。对于这段历史,作为一份主流都市类媒体,现代快报作出了应有的担当。早在2005年,我们就和全国政协委员一起呼吁,要把每年12月13日定为国家公祭日。终于,在2014年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全票通过决定: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。每年的12·13,现代快报都是集中优势“兵力”、集中重点版面,运用所有的全媒体手段,做好宣传报道。

    创作这幅画是想向法庭上的英雄致敬

    在启动仪式上,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主创、著名画家、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斌首先向大家表示了“歉意”。他说,油画至今仍在创作中,争取在明年完成,届时总长要达到138米。

    据李斌介绍,此次展出的共有36米长,分两部分,一部分是11个国家的法官和检察官的群像,第二部分是东京审判中有关中国的部分,包括了检察官、法官以及跟中国有关的甲级战犯以及他们的辩护士。“这个画与以前很多历史画不一样的地方,底下是所有参加东京审判人物的绣像,上面是丝网印刷的方式,把历史图档以及庭审记录里摘录下来的文字直接打印在上面,是为了表现一种文献式的,原汁原味地再现历史。”

    “过去比较注重战场上的英雄,忽视了法庭上的,我们今天要对所有战场和法庭上的英雄致敬。”李斌说,他最早是想通过油画来表现中国代表团的命运。后来发现用绘画来表现东京审判整个过程更有意义。他说,有关东京审判的专业研究有很多,“我就想着能不能用文献式的绘画,让更多观众在较短的时间内,就能清楚地了解东京审判的概貌。”由此,两年多前,李斌和他的团队开始了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的创作。

    讲台上的红灯都有现实依据

    为了保证每一处场景都客观真实,李斌和他的团队都要坚持再三考证的原则。以描绘着11国代表检察官、法官的油画部分为例,画面中的家具都是在查证资料后1:1复原当时的场景。而在群像上方,是由东京审判研究中心整理出来的庭审内容重点。

    “上面的文字都是从庭审记录中抽出来的原话,既要是庭审内容的重点,又必须有概括力。”程兆奇说,他认为这些文字就是很好的庭审记录浓缩版,因为精炼反映了检方、辩方、证人的观点,而且都是如实展现。

    甚至连讲台上的红灯都有说法。李斌说,由于一开始他们只找到了黑白资料,根本不知道灯是什么颜色,因此就把它画成了白色。“直到后来一些影像资料补充进来,我们才发现灯光其实是变化的,证人说话的时候不亮,只有他的翻译讲话时才会亮红灯。”于是,他们立即进行了修改,最终呈现出了红灯的效果。

    在李斌看来,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是一个史实的呈现,对人物的表达也是比较平和的、理性的。

    等到138米长的油画真正完成时,李斌希望,能够到当时审判的同盟国去展出。“如今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,我们要提供给别人的是一个理性中国的形象。”他认为,不要把呈现东京审判仅仅看成中国和日本的事儿,它代表全人类的正义,是对野蛮、不文明的这样一段历史重新声张和诉说。

    “铭记历史,珍爱和平”,留言墙被观众贴满了

    揭幕现场,不少中小学生、大学生也前来观展。

    “油画上有那么多栩栩如生的人物,看起来特别震撼。”秦淮外国语学校初二(10)班蒋翰元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自己在课堂上学习过这段历史,而亲眼看到这幅油画,也让自己更深刻地感受到,犯下滔天罪行终将接受历史的审判。

    初二(9)班杨紫雯则表示,作为当下中学生应该铭记历史,“我会利用课外时间,多多阅读相关书籍,多了解这段历史。”

    现场,画展特别设置的留言墙也被观众贴满了。“以艺术的手法表现历史,新颖、真实,里面所蕴藏的是艺术的震撼与史实的严肃、深厚,既提升了观赏者的水平,更让观赏者铭记历史。”“《东京审判》这幅油画教导我们铭记历史,珍爱如今的和平,展望美好未来。”很多观众来到留言墙前,写下自己对历史的思考,以及对和平的珍视。

    巡展系列活动请关注现代快报·ZAKER南京

    自12月3日开幕起至12月15日,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展在金陵美术馆展出,逢周一闭馆。其间,在金陵美术馆、南京图书馆、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、金陵中学河西分校等地,还将举行巡展系列活动,感兴趣的公众可关注现代快报·ZAKER南京获取信息。

    东京审判为“南京大屠杀”罪行盖棺论定

    作为《东京审判》巨幅油画巡展活动之一,12月3日上午,《东京审判》一书的作者、上海交通大学教授、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作客南京图书馆,给大家讲述了他研究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背后的故事。“南京大屠杀是铁铮铮的事实,但是,日本右翼企图否认这一事实,认为南京大屠杀子虚乌有,直到南京审判和东京审判的出现,才让日军侵华暴行盖棺论定。”

   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从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,在日本东京进行了历时两年半的“世纪大审判”。来自同盟国11国的法官组成远东国际军事法庭,对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清算战争罪行的审判。东京审判中,开庭审判817次,出庭证人419名,书面证人779名,受理证据在4300件以上……“这其中就包含了大量可以直接证明‘南京大屠杀’暴行的证据。”程兆奇说,其中一个比较有名的就是“百人斩”战犯罪证,当时日本知名报纸《东京日日新闻》对日本少尉军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进行“百人斩”竞赛的消息进行了4次连续报道,这份资料的获得就直接证明了“南京大屠杀”暴行的存在。

    东京审判28名被告除永野修身和松冈洋右病死、大川周明因精神病而撤诉外,25名甲级战犯全员被判有罪,其中土肥原贤二、广田弘毅、板垣征四郎、木村兵太郎、松井石根、武藤章、东条英机7人被判绞刑。“可以说东京审判认定了‘南京大屠杀’暴行的存在,而战犯的死亡也说明了‘南京大屠杀’在整个日军侵华暴行中占有特殊的地位。”程兆奇说。

    夏淑琴:渴望再吃外公外婆买的糖葫芦

    快报讯(见习记者 耿朴凡 记者 鹿伟)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。12月3日上午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家庭祭告活动,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前举行。幸存者夏淑琴、余昌祥和家人依次上香、跪拜,两位老人及其家人现场诵读家信,祭奠在80年前的那场浩劫中遇难的亲人。

    “外公、外婆、爸爸、妈妈、姐姐和小妹妹,你们好吗?”活动现场,夏淑琴老人的外孙女代替老人诵读家信。1937年12月13日上午,一队日本兵来到夏淑琴家,她的父亲、外祖母、外祖父都被枪打死,妹妹被摔死,母亲和两个姐姐被奸杀。夏淑琴本人也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后刺了3刀昏死过去。原本9口人的夏淑琴家,短时间内就被日本兵杀死了7口。

    “我多么渴望再吃一串外公外婆给我买的糖葫芦,多么渴望再次聆听爸爸妈妈的声音,哪怕是爸爸对我严厉的训斥声。与姐妹们互相打闹嬉戏的声音,似乎还飘荡在耳边。”夏淑琴在家信中写道,但亲人已经远去,自己只能在这面冰冷的“哭墙”上感受亲人们的存在。

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夏淑琴还是战后第一位踏上日本国土、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。老人表示,只要还活着,自己就要将这段亲身经历,讲述给每一个中国人听,让国人记住历史的教训;还要讲给日本人听,让和平的种子在他们心中播撒。

    余昌祥老人也在家人的陪护下参加了“家祭”活动。他的生父余必福在中山门外被日军杀害,遗体一直没有找到。遇难者名单墙上的名字,成了他祭奠父亲的唯一寄托。

   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今年12月4日、9日和10日,在纪念馆“哭墙”前,还将举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仇秀英、阮定东、艾义英、杨翠英、路洪才、陈桂香等家庭祭告活动。

    原文链接:http://dz.xdkb.net/html/2017-12/04/content_477295.htm

 



责编:刘娟


 
版权所有:南京图书馆   地址:南京市中山东路189号   邮编:210018   电话:84356000
苏ICP备05016133号-1  公安备案号:32010202010050 建议分辨率:1024*768 IE6.0  站内导航